执行日期,也是对中国儿童电影四十年工作的概括总结

2020-03-12 13:37栏目:学科定制
TAG: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指出:“40年来,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大胆地试、勇敢地改,干出了一片新天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不仅是对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光辉历程的回顾,也是对中国儿童电影四十年工作的概括总结。回顾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展望新时代影视教育工作前景,我们儿童电影工作者倍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目前仅剩厂长江平一人,人民网文化频道今天连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原厂长江平,2011年10月,我已调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最近我也没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对媒体的不实报道江平十分生气。

发文单位: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媒体将两年前采访我的稿子,只是在日期上改成了2013年,非常不负责!江平说。实际上,江平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团长。

发布日期:2004-7-7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儿童电影工作是在百废待兴的艰难局面中奋力崛起的。1981年3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两次召开儿童和少年工作座谈会,提出全党、全社会都要重视儿童和少年的健康成长,要求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把下一代培养好,使共产主义事业后继有人,代代相传。1981年6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应运而生,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同志担任首任厂长,带领一批关心儿童事业的电影工作者,开启了新时期儿童电影事业的探索之路。1987年3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更名为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1981年至2000年间,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独立创作了88部影片,其中《少年彭德怀》《人之初》《霹雳贝贝》《我的九月》《大气层消失》等众多作品成为中国儿童电影经典,不仅延续了中国儿童电影创作传统,还在儿童戏曲片、儿童科幻片等方面有探索性贡献。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全国共摄制了900余部儿童片,很多都受到了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

中国从来不缺优秀儿童电影 缺的是渠道

执行日期威尼斯人官网下载,:2004-7-7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于1984年成立,作为党和政府联系广大电影、教育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学会开展了广泛的儿童电影学术交流活动。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创立了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13届,共计展映来自46个国家的390部优秀儿童影片,成为亚洲规模最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儿童电影盛会。

中国从来不缺优秀的儿童电影,每年平均生产50部左右,虽然目前已不担任儿影厂厂长,但江平对儿童电影依然十分关注。中国儿童电影并非一无是处,我们的电影在国际上拿那么多奖,把外国观众感动得满面泪流,国人却很少关心。电影频道每次放《少年陈真》,不论是夜里放,还是白天放,收视率都非常高,动画片《兔侠传奇》版权卖了60多个国家,《寻找成龙》票房达到2000万,破国产儿童电影票房的纪录。这证明只要有输出渠道,就有人看。提及优秀儿童片,江平如数家珍。

生效日期:1900-1-1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于蓝同志带领儿童电影工作者,拓展工作领域,由拍电影向儿童电影发行放映和影视教育领域延伸。199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当时教育部、广电部和文化部组成的跨部委工作机制“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工作协调委员会”,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作为办事机构负责日常工作,为优秀爱国主义电影进校园、推进全国影视教育做了大量工作。“协委会”至今已经向全国中小学推荐38批次共471部优秀影片,20多年来,这些推荐片的播放对中小学影视教育起到了关键作用。“协委会”于2003年和2012年在上海和西安两次召开经验交流现场会,促进了全国影视教育健康发展。

为什么在影院看不到儿童电影?对此,江平认为,观众没有养成买票看儿童片的习惯。目前电影院的主流观众是18至38岁的观众,这些人不可能去看儿童电影。

  为了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探索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少年儿童电影发行、放映新路子,形成少年儿童电影的发行放映院线,2004年6月9日,国家广电总局、文化部、教育部、财政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广电局(厅),文化厅(局),教育厅(教委),财政厅(局),团委,妇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通知》,决定进一步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继续推动中小学影视教育持续、健康地发展。

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国务院教育、电影主管部门可以共同推荐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电影,并采取措施支持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费观看,由所在学校组织安排。”儿童电影工作进入法制化阶段。

儿童电影受漠视 呼吁全社会关心儿童片

  一、充分认识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作用和地位。电影是一门容文学、戏剧、音乐、绘画、摄影等多种艺术门类的综合艺术,优秀的电影以其生动、直观、感染力强等特点,为少年儿童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运用优秀影片加强对少年儿童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素质教育和美育教育,对于帮助广大中小学生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促进他们身心健康成长和树立立志成才、报效祖国的远大理想,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近些年中小学影视教育的实践证明,电影以其独有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已经成为陶冶少年儿童心灵、培养少年儿童健康人格的重要艺术形式。为此,各级电影、文化、教育、财政部门和共青团、少先队、妇联组织要高度重视优秀电影独特的育人作用,为广大少年儿童在轻松愉快中接受思想道德教育、接受文化艺术熏陶创造良好的环境。

此外,家长和学校也是主要原因。家长平时工作忙顾不上带孩子去看电影,好不容易到六一,带着孩子走进电影院,选择的往往是纯搞笑的动画片,很少选择少年励志片。江平指出,学校也不再包场带孩子看电影,虽然每年广电总局都会发文,向学校推荐优秀的儿童电影,但是学校因为安全因素等考虑,往往沦为一纸空文。院线不赚钱,当然就不放。

  二、更新观念,创新机制,探索少年儿童电影发展新思路。少年儿童电影具有公益性的文化事业性质,大力发展少年儿童电影,既要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又要兼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律。因此,要坚持政府政策扶持与企业市场运作相结合的发展思路,中央和地方有关部门要对少年儿童电影放映场所和流动放映设备所需资金,酌情给予一定的补助。支持少年儿童电影放映院线的组建,推动“优秀影视片进校园工程”的实施。鼓励社会资金、社会力量投资放映场所、活动放映篷和放映设备的建设。要调动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的积极性,多层次共同开发少年儿童电影市场,形成少年儿童电影产业发展链,从而满足广大少年儿童对电影产品的多样化需求。

回顾四十年儿童电影工作,几个重要经验值得高度重视。

究其深层原因,江平认为,还是源于儿童电影受到漠视,这是整个民族的责任。我们一个儿童电影上映,第二天媒体见报的只是一个邮票大小的稿子,而旁边占半个版的却是某个女星怀孕的消息!

  三、加强少儿影片创作,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在题材、资金、队伍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既发挥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等国有厂(公司)的骨干作用,又要调动社会方方面面的积极性,努力创作出一批健康向上、充满趣味、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融合、为广大少年儿童喜闻乐见的影片。每年从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和中央影视互济资金中安排专项经费,建立少年儿童电影剧本的论证机制,每年重点扶持创作20部少年儿童题材故事影片,重点扶持创作2部动画影片。吸纳社会资金、积极鼓励国有电影制片厂以外的影视文化单位参与制作,将儿童影片资助、奖励范围扩大到各类影视文化单位。继续做好“中国电影童牛奖”的评选活动,奖励优秀的少年儿童题材影片。

首先,儿童电影关乎下一代健康成长,关系到国家未来前途,必须高度重视。四十年来,儿童电影工作的每一个进步发展,都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取得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党中央、国务院从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高度,多次对儿童电影和影视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党和国家的几代领导人都曾亲自关心指导儿童电影工作。只有坚持党对儿童电影工作的领导,始终把儿童电影工作当作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委统一领导下,政府、学校、企业、社会齐抓共管,儿童电影工作才能取得重大突破。从2002年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电影局始终坚持对优秀儿童片创作的鼓励支持政策。2004年2月,原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布《关于资助儿童题材、农村题材影片的实施细则》,规定每年计划资助优秀儿童影片10部,每部40~80万,有力促进了儿童电影的发展。

拍儿童电影极其极其极其不容易!江平用了三个极其感慨拍儿童片的艰难,同时,他指出,作为儿童片工作者也不要怨天尤人,对儿童电影不要粗制滥造,多拍精品多拍优秀电影。我呼吁全社会多关心儿童电影,因为关心儿童电影,其实是关心自己的孩子!江平疾呼。

  四、努力做好少年儿童影片发行放映工作。充分发挥现有制片、发行、放映单位的作用,鼓励多种所有制形式的制片、发行、放映单位,进行少年儿童电影的发行放映。充分发挥现有的各级电影公司在少年儿童电影发行放映工作中的主导作用,积极利用其他国有、民营文化公司,丰富电影发行放映渠道。要充分利用学校礼堂、电教馆、阶梯教室或者活动放映大篷,将电影送进校园。凡与20家(含20家)以上省域内中小学校,以及未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影剧院、礼堂签订电影供片服务协议的,可以向省级人民政府电影行政部门提出申请,成立一条省内少年儿童电影院线发行公司。凡与不同省域内30家(含30家)以上中小学校,以及未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影剧院、礼堂签订电影供片服务协议的,可以向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申请,成立一条跨省少年儿童电影院线发行公司。少年儿童电影院线公司要通过市场竞争,以优质的服务形成长期稳定的供片对象群体,以此形成经营形态的少年儿童电影院线。

其次,必须坚持德育为先原则,始终把立德树人作为儿童电影工作的首要任务。坚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从小培养“红色基因”,确保社会主义事业代代相传,这是儿童电影创作的头等大事。四十年来,中国电影人拍摄了《少年彭德怀》、《我的法兰西岁月》、《少年邓恩铭》、《风雨故园》、《少年雷锋》、《孙文少年行》、《人之初》、《星海》等一大批适合少年儿童观看的革命先烈故事,为中小学开展德育教育提供了丰富素材。

附历任中国儿童电影厂厂长:

  五、继续做好优秀影片推荐工作。由教育部、国家广电总局、文化部共同组成的全国中小学生影视教育协调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协委会”),要继续做好中小学生影视教育指导及影片推荐工作。为了使中小学生看到更多更好的影片,在协委会近些年推荐影片的基础上,精选出新的百部优秀影片(附后),供各地中小学选用。在组织观看优秀少儿电影的同时,也要请教师等有关学者、专家进行辅导。要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影评活动,培养提高学生们的审美和艺术鉴赏能力,扩大电影的教育作用。

再次,艺术质量是儿童电影的灵魂,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以美育工作为己任,坚持从小培养孩子们的艺术审美趣味,努力把电影艺术精品奉献给孩子们。电影是视听艺术,是广大少年儿童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奉献精品力作,才能达到用电影艺术形式开展美育工作的作用。四十年来,中国儿童电影人积极发挥创作潜能,拍摄的《霹雳贝贝》《我和我的同学们》《豆蔻年华》《哦,香雪》《普莱维梯彻彻公司》《大气层消失》《我的九月》《天籁梦想》《旋风女队》等优秀儿童片,不仅受到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在国际上也获得多项大奖,为中国电影争得了荣誉。

第一任厂长 于蓝 :

  六、充分发挥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在少年儿童电影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共青团和少先队是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重要力量,优秀的少年儿童电影也是团、队组织开展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载体。各级团、队组织要积极向少年儿童推荐优秀电影,引导和组织少年儿童观看优秀电影,从具体、生动的电影故事入手,以征文、座谈、主题团队会等形式开展影评等多种形式的交流活动,加深少年儿童对电影的正确理解。各级团、队组织所属的青(少)年宫、青年中心、社区活动中心等青少年活动阵地,要经常性地组织优秀少年儿童电影的放映或集中展映。各级少先队组织要配合有关部门继续开展好“暑期少年儿童优秀影片展映月活动”。共青团所属的网络影视中心等机构,要立足反映共青团和少先队的光荣历史和先进典型,努力依托和协调社会各方面的资源,创作更多更好的优秀少年儿童电影。

最后,儿童电影工作必须与时俱进,紧跟时代发展步伐。我们处在数字化网络化时代,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人们的接受方式也在不断更新。少年儿童是个接受新事物最快的群体,儿童电影的艺术创新就显得十分重要。一方面是艺术内容形式的创新,只有新颖的故事和创新的叙述,才能给信息爆炸时代的孩子们带来新体验,才能引起他们的观赏兴趣。儿童电影必须坚持寓教于乐,必须把深刻的思想教育内容转化成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让孩子们通过看电影,受到深刻的教育。另一方面,儿童电影的传播方式也必须创新,发行放映形式也要创新,互联网、移动端等新媒体平台是电影传播的最新手段,也是少年儿童最喜欢的媒体,儿童电影工作必须重视新媒体新形式,把“最后一公里”的传播渠道打通,让少年儿童更便利地看到儿童电影。

1981年,中央工作会议号召全党全社会都要关心青少年的成长。已经60岁的于蓝受命组建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成为首任厂长。于蓝任厂长期间,共拍摄了19部彩色故事片。其中﹐《四个小伙伴》获1982年第12届季福尼国际青少年电影节最佳荣誉奖──共和国总统银质奖章﹑1983年又在法国获奖﹐《应声阿哥》获1983年优秀儿童故事片政府奖﹐《小刺猥奏鸣曲》获1985年优秀儿童少年故事片童牛奖﹐《下次开船港游记》获1985年童牛奖的鼓励奖﹐《岳云》获1985年优秀儿童少年戏曲片童牛奖﹐《十四﹑五岁》获优秀儿童故事片政府鼓励奖﹑同年又获优秀儿童少年故事片童牛奖﹐《少年彭德怀》获1986年第6届金鸡奖的最佳儿童片奖﹑又获1986年第15届菲格拉达福兹电影节儿童片奖﹐电视系列片《小龙和小丽》(共10集)4~6集获飞天奖。

  七、采取多种形式,妥善解决中小学生观看电影的费用问题。各电影制片厂(公司)、发行公司、院线公司要积极推动协委会推荐影片的发行放映工作,要树立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负责的意识,实行片租、场租优惠措施,保本经营,将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在制定学校收费政策时,要充分考虑学生观看电影的实际需要。各地可因地制宜,依据城市与农村、中学与小学等不同情况,采取由学校负责联系,学生自愿交费观看等有偿服务的政策(特殊经济困难学生,可免费观看)。国家扶持建设的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场所要配备放映设备。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动员有关部门和社会力量向中小学校捐献电影放映机、电影活动放映大篷等设备。在“送电影下乡”工作中,要积极组织一批适合农村少年儿童观看的优秀影片,免费提供给农村少年儿童观看。

第二任厂长 陈锦俶:

  八、各地电影、文化、教育、财政部门和共青团、少工委、妇联要把组织好广大少年儿童观看优秀影片,作为一项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工作来抓。要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的精神,由当地电影、文化、教育、财政部门和共青团、少工委、妇联共同研究,制定本地实施方案,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逐步加以完善。

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教育部、中共中央宣传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把影视教育工作提升到“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的新高度,令人欢欣鼓舞。儿童电影亟待大发展、大繁荣,适应中小学影视教育的发展需要。我们必须在电影的创作与发行放映两个领域获得重大突破,才能完成“指导意见”中对我们工作的要求和期待。

1949年毕业于华北大学,1981年,离开新闻摄影队伍,和于蓝一起共同创建北京儿童制片厂。历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师、北京记者站站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导演和厂长,在任儿影厂厂长期间,组织生产的《哦,香雪》、《火焰山来的鼓手》、《杂嘴子》连获三届国际奖。主要儿童故事片《娇娇小姐》等。

首先,儿童电影创作的繁荣发展是影视教育工作开展的基础条件,只有电影界推出一大批优秀儿童片才能适应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发展新形势的需要。近年来,全国儿童电影年产量在40~50部左右,应该说数量足够,但优秀作品、艺术质量高、深受广大少年儿童喜爱的儿童电影还是凤毛麟角,无法满足广泛开展影视教育的需要。提高儿童电影创作质量需要加强宏观指导,提高编导者专业素质。优秀儿童片创作除了需要电影专业知识,还需要具有青少年发展心理学知识,了解中小学教育理念和基本方法。热爱孩子、了解少年儿童生活是创作好儿童电影的必要前提。电影市场化改革以来,儿童电影专业人员流失直接导致了艺术水准下降,儿童电影专业创作生产厂家销声匿迹,造成了创作生产题材重复、艺术质量在低水平徘徊。提高儿童电影艺术质量是当务之急,建设儿童电影创作专业队伍是长久之策。

第三任厂长宋崇:

其次,迅速有效地建立儿童电影发行放映渠道,从制度和运行机制上确保影视教育目标全面实现。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电影商业市场获得了充分发展,但儿童电影放映却一直无法得到保障。家长带孩子去影院的机会不多,学校也不组织学生去商业影院看电影。因此,作为企业的电影院,无法为少年儿童排片,在商业市场上,儿童片踪迹难寻,广大中小学生成为电影市场化改革的“被遗忘的角落”。影院不愿排片,制片厂家难于得到回报,儿童电影有行无市的恶性循环局面必须得到彻底扭转。中小学影视教育一方面要建立校园放映机制,把校内通过电视、互联网和流动放映看电影作为影视教育的主渠道,另一方面要开展校企联手,建立在商业影院为中小学生放映电影的有效机制,让少年儿童可以低价观影,享受电影产业发展成果。“两条腿走路”是中小学影视教育学生观影机制改革的必由之路,也是国外影视教育的成功经验。

1986年1988年,宋崇担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在任期间形成了中国儿童电影创作的黄金时期。

最后,建立经费保障机制,确保中小学影视教育政策落地生根。加快儿童电影“供给侧改革”,需要有力的资金支持。在内容创作方面,由于电影制片业已经下放各省市管理,国家层面原有对儿童片的资助政策操作难度加大,随着产业发展,原有的资助资金总量也明显不够,出台新的儿童片资助政策迫在眉睫。在发行放映环节,对于具有重要思想教育意义、经“协委会”推荐的影片应该建立政府采购机制,集中采购推荐片电视、互联网播映权和流动放映、商业影院二轮放映版权,改变学校看不到推荐片的局面。地方政府和学校在公用经费支出中,建立影视教育专项,保证课堂教学需要。

1980年,宋崇担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故事片《好事多磨》的导演,这是他第一次正式担任故事片导演,随后,他又先后导演了影片《闪光的彩球》、《快乐的单身汉》、《最后的选择》、《滴水观音》、《霹雳贝贝》于1987年获得第三届儿童少年电影童牛奖和小百花奖,以及北京电视台举办的建国以来中国儿童电影评选一等奖。

做好新时代影视教育工作,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的“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要求,在“坚定理想信念、厚植爱国主义情怀、加强品德修养、增长知识见识、培养奋斗精神、增强综合素质”六个方面下功夫,“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儿童电影是影视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和载体,只有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教育思想,始终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儿童电影工作才能得到健康发展。

第四任厂长 窦春起: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 侯克明

著名解说艺术家、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党委书记。第五、六、七届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从20 世纪60年代末开始,长期在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从事影视片解说工作;后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生产办副主任、副厂长;1991改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厂长、党委书记、1995年起开始担任中影集团任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1999年 改任中影集团党委书记、纪委书记、董事会董事等职务;1992年获政府特殊津贴。

第五任厂长 韩三平:

当代著名电影导演,1977年进入四川峨嵋电影制片厂,先后任照明、场记、副导演、艺术中心主任。1983年又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进修班学习。1985年毕业后回到峨眉电影制片厂。19891994年任峨眉电影制片厂副厂长。1994年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党委副书记、副厂长、厂长。长期从事电影导演和电影管理工作,联合执导的影片有《不沉的地平线》、《避难》等。1992年独立执导影片《毛泽东的故事》,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列为当年影片上座率的榜首,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第一届长春电影节特别奖、首届山东电影节优秀影片奖。2008年12月凭《梅兰芳》,荣获年度电影功勋人物荣誉,任中国电影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国家一级导演,北京电影制片厂厂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世纪英雄电影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第六任厂长 江平:

国家一级导演。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曾任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上海国际电影节办公室主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团长、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人开户发布于学科定制,转载请注明出处:执行日期,也是对中国儿童电影四十年工作的概括总结